登录 | 注册 | 帮助

保安  欧意集团  工人  段  小宁波 
中国最惨败家子:4年输光百亿帝国,兜里连1块钱都不剩
2021/5/2 17:37:26  网站管理员

 

  作者:吴鸣

  来源:金错刀(ID:ijincuodao)

  一个人能从零开始,把公司做到百亿资产,那肯定很牛。

  但如果把百亿资产再全部玩垮呢?那一定是个很牛的败家子。

  刀哥说的这个人,就是谭鱼头的创始人——谭长安。

  20年前,你可以不知道海底捞,但谭鱼头的名号却家喻户晓。

  2007年,谭长安带着仅10岁的谭鱼头登上了胡润餐饮富豪榜,以20亿的身家位列第三,公司资产近百亿。

  此时谭鱼头基本已经完成中国大陆布局,开了近90家分店,准备向海外发展。而彼时的海底捞却只刚刚开了13家分店。

  风水轮流转,如今的海底捞成了火锅一哥,但谭长安却说:“我窘迫的时候,包包里连一块钱都没有了。”

  更惨的是,谭鱼头资不抵债,已经沦落到要被拍卖的地步。

  2021年5月1日,谭鱼头管理人在淘宝网阿里拍卖强清平台,对成都谭鱼头公司名下的“谭鱼头”、“谭状元”、“巴椒渔府”、“谭家坝子”等49个商标专有权进行拍卖,起拍价为100万元。

  曾有百亿资产的谭长安,究竟是怎么混到这步田地的?

  01

  白手起家全靠赌,10年干到100亿

  谭长安从小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,他的血液里永远流淌着一股赌劲儿。

  所以1980年,不到17岁的谭长安应征入伍到云南前线,从军18年,有8年都在打仗。

  1991年,谭长安被调往西藏军区驻川办事处招持所。这段工作经历,间接培养了谭长安的酒店管理能力。

  在谭长安临近转业那年,为了解决弟弟退伍后的生计问题,他拿出积蓄为他的弟弟开了一家面馆。

  弟弟的面馆生意火爆,谭长安看在眼里、馋在心里,一颗开店的种子在心底萌芽。

  在一次宴请朋友吃成都鱼火锅的时候,他觉得没吃饱,就把鱼头吃了。

  谭长安灵光乍现,成都随处可见鱼火锅,为什么从没见过鱼头火锅呢?

  谭长安是行动派,有想法就干。1997年,谭长安用5000元转业安家费和6万元借款,在成都百花潭附近的小巷子里开起第一家谭鱼头火锅。

  可惜刚开业的谭鱼头和成都遍地都是的鱼火锅相比并不出彩。

  而且1994年,新闻爆出网红火锅店黑幕,“独家老油”竟是地沟油!

  食客人心惶惶,看着火锅店就绕道走,大量火锅店赔钱的赔钱,关张的关张,火锅市场一度十分低迷。

  谭长安却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。汤底不干净,咱就换!

  于是,在成都这个火锅之城,谭鱼头另辟蹊径,推出一次性清油火锅底,并将厨房改造成透明玻璃,坚持每个鱼头现场宰杀,每个锅底单锅现炒,彻底打消食客顾虑。

  乱世出英雄,谭鱼头的爆火速度比想象中还快,第一个一百万赚得格外轻松。

  谭长安意识到,光成都市场还不够大,他决定再“赌”一把,去北京!

  事实证明,谭长安这次赌对了,谭鱼头甚至在北京扎了根,最快时扩张速度是8天开一家店,仅在北京就开起了11家店。

  稳住北京后,谭鱼头又开枝散叶,依次占领北京周边城市、向南延申、再到西北、最终回到成都。

  迂回的包抄开店战术非常成功,不到3年时间,谭鱼头在全国58个大中城市开设了89家连锁店,谭长安也一手缔造出60多个百万富翁。

  为了管理好众多连锁店,谭长安还自创出“四个统一”和“五分钟流程”。意思就是每家店要求统一菜品、统一服务、统一配送、统一时间,而且从点单到上菜,一切要在5分钟之内搞定。

  产品+服务的双向创新,让谭鱼头赚得盆满钵满,地位丝毫不亚于今日的海底捞。

  为此,IBM还专门对谭鱼头作了专访,并与谭鱼头联手打造信息化管理系统。

  一个餐饮店能得到跨行认证,谭鱼头的地位可见一斑。

  2000年底,谭鱼头的年营业额突破3亿。

  而海底捞却才刚刚开了第二家分店。并且因为业绩亏损,张勇经常被说野心太大、不听取意见、独断专行等等,和谭鱼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  中国大陆市场差不多了,谭鱼头还不想刹车,紧接着又继续向外扩张。

  台湾、香港、新加坡,谭鱼头越走越远,越开越多。总之哪里有华人,谭长安就要把店开到哪。谭鱼头成了第一个走出国门的中国火锅店。

  2007年,谭鱼头年产值达8亿元,总资产近100亿。

  此时的谭长安却有点飘了,百亿帝国即将崩塌。

  02

  三次豪赌,输光百亿帝国

  手握100亿的谭长安并不满足——谭鱼头只要一天不上市,他心里就怎么也不甘心。

  按他的说法,去香港开公司、开分店的目的就是上市。

  谭长安在香港的公司,是按上市的规则来做的;会计事务所,是普华永道。任何标准,谭鱼头都是按照上市规范去做。

  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2009年,谭长安等到了第一个机会。

  当时,一家叫做福记食品的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。买下来,谭鱼头就能借壳上市。

  想法很好,只可惜谭长安有个猪队友,再还没中标时,就已经开始对媒体的高谈阔论,吸引了真功夫、俏江南等一众内地餐饮大佬的注意力。

  最终谭鱼头铩羽而归,输给了以6.58亿港元投标、又有国资背景的安徽创投。

  一次不行,就再来一次。

  2011年,谭长安打算以2亿港元将维奥集团收入囊中,可惜最后又被中国铀业发展公司以9.84亿多港元抢走。

  两次求而不得,反而让谭长安心中如被万千蚂蚁啃食,一路顺风顺水的他哪里吃过败仗?让他放弃上市,不可能!

  谭长安心一横,买不到壳,就自己IPO!

  2012—2013年,谭长安和香港的一个风投做IPO,双方签了对赌协议,风投一次性投入2000万美金,而谭鱼头则需在3年之内达到盈利目标,在香港A牌上市。

  对赌的风险极高,如果没有完成目标,谭鱼头将面临天价赔偿。

  但头脑热到发胀的谭长安,哪里看得到风险?甚至一条后路都没给自己留。

  风投只投资了500万美金时,谭长安就已经紧锣密鼓的开始筹备,光4000平米以上的店就有四个,仅仅一个北京亚运村旗舰店就投资上亿,其它三个店投资规模均在五千万以上。

  但急性子的谭长安却没吃到好果子。

  风投剩余的1500万美金迟迟不到账,几个大店经营上出现问题,谭鱼头没钱了!

  谭长安突然惊醒,自己这是被资本坑了!

  倒霉的人喝凉水都塞牙,自己的事还没擦干净屁股,弟弟又闹出幺蛾子了。

  2013年,一家小贷公司将谭鱼头投资公司和谭长安告上法庭,要求偿还1500万本金和220余万元利息。

  这笔钱是谭长安的弟弟借的,但是谭长安做了担保,弟弟还不上,哥哥就直接被追债。

  信誉受损,谭长安连银行贷款都费劲。

  谭长安说,在杭州银行(16.540, -0.24, -1.43%)还有5000万元的额度可以贷款。但算上高额的贷款利息,他很难达成对赌协议中的利润要求,也将面临高额的对赌赔款。

  这时候的谭长安心在滴血,短短四年时间,谭鱼头面目全非,眼睁睁看着公司资金出现问题,却束手无策。

  再加上海底捞趁此时机通过网络传播和群体效应,将服务优点无限放大,在火锅界一夜爆火,直接击败仅剩残血的谭鱼头。

  2015年,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新闻发布会公布,谭鱼头食品(成都)有限公司、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欠债2亿多元人民币。

  最后只能靠变卖资产度日。

  2020年8月,谭鱼头关闭了在大本营成都的最后一家店,重新归零。

  三次上市计划泡汤,谭长安家底却被败个精光。

  谭长安自己都说:“如此庞大的餐饮体系,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轰然倒塌,震惊了餐饮界,也震惊了我自己。”

  03

  谭鱼头最大败笔:被赌性压倒一切

  谭长安在创业时的赌性,不过是他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,平时他就是个好赌之人。

  有人说,谭长安在澳门的时间,比在公司呆的还长。

  这不是空穴来风。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,谭长安还曾出现在现已关闭的澳门追债网站“美好世界”上,被追讨2000万元赌资。

  面对赌这个话题,谭长安并不回避,甚至夸耀自己的战功,“并不是像传的那样,赌得身家全无,实际上我是赢的。”

  赢了的谭长安就喜欢在赌场撒钱,你10万,他20万,出手极为阔绰,所以大家一听说他赢钱,都挤破头围在他身边。

  而且谭长安对自己的员工更大方,他们从头到脚都是名牌,一年光买衣服都要花几百万。

  只可惜树倒猢狲散,谭长安落败后,这些酒肉朋友就把他当作瘟疫一般,没人帮他一把。

  大方的人设让他被反将一军:“你这么大一个老板,还能没钱?”

  赌赢时不顾一切,赌输了才能看透人心。

  谭长安把在赌场上的赌瘾带到公司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谭鱼头未来的失败。

  对赌能快速筹集资金,但风险与利益并存,如果对自己实力没有清醒认识,随时会被反噬。

  大S婆婆张兰与鼎晖投资的对赌,迫使张兰净身出局,俏江南最终全线崩盘;

  太子奶李途纯与摩根士丹利、英联、高盛的对赌,最终“断了奶”;

  甚至是星爷对赌,都要抵押豪宅还债。

  在资本给出一点甜头时,谭长安已经在赌局中梭哈,这是最要命的。

  创始人应该有赌性,这是成功的重要条件,但是赌性中还需要存在理性,这是企业能够长久生存的关键法宝。

  在谭鱼头每况愈下的时候,当初对谭鱼头望尘莫及的海底捞却成功逆袭成了餐饮巨头。

  海底捞能够大器晚成,创始人张勇的不骄不躁就占了很大因素。

  1994年,海底捞开的第一家店里最开始只有4张桌子,帮客人拎包、带孩子、擦鞋,他样样亲历亲为,一心全部扑在事业上。

  海底捞经营5年后,才在西安开第二家分店;而第三家分店,海底捞又等了3年。

  海底捞不着急赚钱吗?肯定不是。

  但海底捞是开好一家再开下一家,先求稳再求速,这也奠定了海底捞每一家店的根基是稳的。

  把底子做厚实了,不必激进,上市是水到渠成的事。

  2018年上市的海底捞,在餐饮界可以算是高龄公司,但好饭不怕晚,所以海底捞从来不靠“赌”来越级发展。

  一个失败的餐饮企业大多是因为管理不到位,卫生不合格等。

  谭鱼头偏不一样,火锅味道优、员工福利待遇好、食品安全没问题,按理说完全不具备倒闭的三要素,甚至可以有更高的成就。

  但创始人的赌性却毁掉这个庞大帝国,让所有人都十分惋惜。

  在赌面前,没有100%的胜率,一步一个脚印走,才能确保100%的成功率。

  参考资料:

  餐饮界《大败局:曾经的五大餐饮巨头,因何分崩瓦解?》

  大猫财经:《如何搞垮百亿公司?赌场高兴就撒钱,一年花几百万给员工买衣服》

  红星新闻《谭鱼头老板谭长安:我是如何把百亿资产集团做垮的》

  百姓创业故事《谭长安:敢为人先的谭鱼头火锅》

 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三百六十行劳务网  三百六十行工匠网  三百六十行经理人网  三百六十行数谷数据平台
Copyright 2017 杭州钨锋数谷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 电话:0571-86995329 邮箱:service400@360laowu.com 微信号:cn360hr
浙ICP备17042565号-5  浙公网安备 33011802001653号